本体是类。🐍🐍爱好者。
拉文克劳学子,整日跑去赫奇帕奇休息室串门。
上网只是想发发自己的东西,不需要对方辩友也不想看太多东西。

【原创】Halloween(4)

    那之后我又跟Edoardo聊了一阵子,聊天内容大致就是随口说说以前的糗事,又或者是Edoardo给我抱怨这里的某某某对他态度很不好什么的,聊了大概十五分钟左右,Dullanhan突然出声表示他要走了,我才意识到他其实一直都在听我们的谈话。


    「分类什么的已经分好了,日期我也确认过了,」Dullanhan一板一眼地向Edoardo报告着,「前几天我拿来的手稿也已经整理好了,就放在三号抽屉里很显眼的位置。」


  「没有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。」  ...


谢谢二楼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

是二楼:

@沈类 生日快乐!!!!!
全都是给沈类写的!!!
p1 David Tennant
p2 Happy Birthday
p3 David Mazouz

#守护全世界最好的沈类# #沈类牛逼# #沈类生日快乐# #沈类冲冲冲#

个子矮矮的,有些胖胖的朴素女孩真的是太合我了。

平时软软的都没什么脾气,加上体型的缘故就更是显得温顺可爱,会因为你某句无心的话而笑得直不起腰来,笑声好听而不做作。不化妆,脸白白净净的又有点肉肉,从后面抱着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在上面亲上一口吓一吓她。没有大众审美里会有的“细腰”,相反,腰上都是些软软的肉肉,抱起来一点都不硌人,软乎乎的只叫人想多抱一会。身上总是散发着一种简单的洗衣液的味道,如果是刚洗完澡,只需靠近一闻便知道今天用的是什么味道的沐浴露。

为了这样的女孩我感觉我整个人都会炸掉。炸掉的时候冒出来的不是蘑菇云,是巨大的粉红色爱心。

是真的很喜欢非常简单的恋爱日常了。

没必要轰轰烈烈地相爱相杀,也不需要一天到晚地亲吻嘴唇亦或是交合,只是两个人坐在公园里的随便一张长椅上,又或是走在随便哪个街头上,双方都小心翼翼地想去牵对方的手,最后终于牵到时先是惊讶于对方的举动,又偏头忍不住地勾起嘴角,手上与对方扣得更紧。 ​​​

感叹听歌真是个有意思的事情,什么时候听的歌,放一下一段时间后再拾起来听,顿时整个人都被拉回了之前听的那个时候。即使现在是八月份的晚上,我都能听到七月份时下午的天空。

脑子里突然脑补出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气得上窜下跳,「去!他!妈!的!名!誉!老子就是喜欢你!」

和可爱獾獾@是二楼 聊天时启发而写的獾鹰獾配对(嗝)
人设是捏好了,正文什么时候写好还真不知道(咕咕咕

真的,有些人哭泣的样子真的好可以。

明明眼圈红得吓人,真正流出来的泪水却又没几滴,即使有,也不至于滑下面颊那种程度,顶多就是湿了眼圈周围。

长睫毛因为泪水而沾在一起,眼神却还是倔强的,没有半分脆弱的模样不说,没有明显情绪、又依旧威慑力十足的目光紧锁在你身上,随时都可能露出先前藏好的爪牙、扑上前撕咬你的脖颈。

想了个搞蛇的新脑洞,打算随便写写写爽了就算了

但今天还是不写了,今天太累了

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角色扮演,如果说有什么爱好我坚持的时间是比写作还要长的,那便是角色扮演。

1 / 12

© 沈类 | Powered by LOFTER